礼品网大全 礼品网大全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礼品包裹代发

男子逼迫女友卖淫不从被打死:用啤酒瓶插下体每天至少接3单

来源:51MYCMS 发稿人:QQ6699598 发布时间: 2020-11-30





礼品快递网|礼品单号网|礼品代发加盟

淘宝天猫,京东,拼多多,1688,抖音真实礼品代发,全国低至1.4元/单起,真实发货,真实签收,支持批量下单,批量点发货,当天发货当天出物流,安全稳定。联系电话:18457923343,QQ:274982735 代发礼品网站,小礼品代发网,礼品代发系统,代发真实礼品,礼品包裹,礼品代发网站,代发礼品单,淘宝代发快递,礼品单代发,礼品代发平台,代发真实包裹,小礼品代发平台,淘宝礼品单平台,淘宝礼品网,淘宝礼品代发,ab单礼品网,ab礼品网,代发小礼品,ab单代发,快递代发平台,代发抽纸,礼品网大全,代发货平台,礼品包,礼品网,礼品网站,礼品快递,代发网,礼品单,代发快递,代发礼品,包裹代发,真实快递代发,礼品代发网,快递代发,代发平台,代发网站,快递代发货,礼品代发,发礼品,小礼品代发,代发纸巾,礼品单平台,代发实物,礼品包网站,小礼品网,快递代发,礼品网,礼品代发网可靠吗,真包裹网礼品代发,礼品网代发,靠谱的礼品代发平台申通,礼品包裹代发,菜鸟礼品代发网,礼品代发加盟,礼品代发总站,电商礼品代发,代发礼品包,小礼品代发网站,礼品快递包裹,快递礼品单,礼品单发货,真实礼品单,礼品补单平台,礼品单什么意思,拼多多礼品单平台,礼品包快递,礼品包异地发货,礼品采购网站,礼品网站有哪些,淘宝网小礼品,拼多多礼品网,代发礼品网,邮政礼品代发,淘客礼品代发,礼品快递代发,快递礼品包代发,真实礼品代发平台,电商礼品代发网,代发小礼品网站,义乌礼品单代发,礼品代发网加盟,真实包裹礼品代发,礼品代发义乌仓,礼品物流单,拼多多礼品单,礼品单 网站,礼品补单,礼品单网站,淘宝补单礼品,礼品包单号网,小礼品网站,快递礼品网,真实礼品网,礼品网 拼多多,发礼品网,菜鸟礼品网,代发ab礼品,礼品代发网站加盟,淘宝小礼品代发,礼品包代发,礼品单快递,礼品单号,ab单礼物,快递礼品包,礼品快递网,礼品单号网,小礼品网大全,礼品网代理,礼品网总站,补单代发货,补单发货,补单礼品代发,补单发小礼品,补单礼品包,补单发快递,电商补单,天猫补单,淘宝补单,拼多多补单,京东补单,抖音快递单号,京东无界面单

玉林市环西派出所原所长吴冬林,为社会人员迟国君、陈飞在辖区内某宾馆强迫、组织、控制妇女从事卖淫活动提供保护,从中收受贿赂。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群众拍手称快。


案件中提到的迟国君和陈飞,在组织强迫卖淫活动过程中,为控制手底下多名失足妇女,经常对她们进行威胁、殴打,下手狠毒、手段残忍。2017年5月,迟国君将失足妇女小雨(化名)殴打致死,其行为才浮出水面。

2019年12月18日,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对迟国君等9人组织卖淫等罪案进行二审宣判,驳回迟国君的上诉,维持死刑判决。

事发:被殴打致死

据了解,迟国君出生于1985年,曾因强奸罪于2007年12月18日被扶绥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2009年9月10日刑满释放。

2016年7月至2017年5月期间,迟国君和一名叫陈飞的男子共同筹资,租下玉林市玉州区大北路一宾馆的6至7楼,成立一间名为“御龙”的店。该店表面上是提供沐足、按摩推拿服务,实际上则强迫和控制了十多名失足妇女从事卖淫活动。

失足妇女小雨在御龙会所工作时,与常客陈某某日渐相熟,后来时常偷偷外出与他私会。2017年5月23日晚10时,迟国君跟踪发现小雨与陈某某偷情,便将小雨抓回到玉州区宏扬路北区一出租房内,将她暴打至昏厥。

发觉小雨情况不对后,迟国君将她送到玉林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中心,之后便离开。5月24日上午9时,小雨经抢救无效死亡。

鉴定:全身多处损伤出血

2017年5月24日早上,张朝洪(化名)突然接到玉林市第一人民医院的来电,称他的女儿小雨生命垂危,目前在抢救中。

接到电话的张朝洪心生疑窦:“我女儿不是跟着男朋友在广州打工吗?怎么会在玉林,而且存在生命危险?”

但电话中的语气不像是在开玩笑。挂电话后,忐忑不安的张朝洪给兄弟姐妹打去电话,告知了这个消息。随后,张家人纷纷从各处赶往医院,并得知了小雨死亡的噩耗。

医护人员随后将张家人领到太平间。

“一走进太平间,小雨的遗体就躺在里面。她只穿着内裤和文胸,全身几乎都是淤青,脸颊凹陷,脸上也有几处伤口。”见到此景,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张家人,顿时泣不成声。

经法医鉴定,小雨是被他人使用钝器打击身体多处部位,造成大面积皮下组织损伤出血,最终导致创伤性、失血性休克死亡。

过后,张家人从警方口中了解到,小雨是被人活活打死的,而嫌疑犯正是其交往多年的“男朋友”——迟国君。

出事后不久,迟国君的亲友曾拿着一张存折来找张朝洪,希望能将此事私了。但张朝洪一口回绝:“有什么法庭上说。”

回溯:“男朋友”曾大献殷勤

那么,小雨和迟国君又是什么关系呢?事情要从6年前说起。2012年,在玉林市一所重点高中读高二的小雨,忽然提出退学。

小雨出生于1994年,家在玉林市福绵区成均镇一个偏远的村子。在乡亲们眼里,小雨长得讨人喜欢,脑子聪慧,又考上了重点高中,肯定能考上大学,走出大山。没想到,她却在高二下学期退学了。

张朝洪从小雨同学口中打听到,事发前,小雨曾从学校失联一段时间,是被迟国君带走了,“不久,女儿带着迟国君回了家,说是自己的男朋友。她也不想读书了,要跟他去广东打工。”张家人极力反对、轮番劝说,但最终拗不过小雨。

同村的小婷是小雨多年的闺蜜。据小婷回忆,2012年小雨曾表达了厌学的情绪,恰巧那个时候认识了迟国君,“听她说,是同学介绍认识的。当时,迟国君买了一部手机送给她,所以她觉得迟国君对自己很好。他们认识还不到两个月,她就跟我说,要跟迟国君去广东打工”。

“他们两个说是去广东开超市,小雨负责坐台收银。实际上是逼迫小雨去做‘那种事情’。”小雨的姑姑张朝琴(化名)介绍,出事后张家人才知道,迟国君在2014年就把小雨带回了玉林,但一直瞒着他们,“肯定是怕我们去看她”。

多年来,为了避免张家人的怀疑,迟国君的“后勤工作”做得很到位。“逢年过节,他就往小雨家送烟送酒。”张朝琴说,有一年,迟国君还带着小雨的父母到西安旅游,费用全包。

这种时不时的献殷勤,让小雨父母放心不少。“有时候,迟国君的妈妈也跟着来,就像平常走亲戚一样。小雨从来不说工作上的事,所以我们也看不出有什么问题。”张朝琴说。

邻居周大婶曾提醒过小雨的父亲张朝洪:“(迟国君)看面相不像正经人,最好还是让小雨离他远点。”但张朝洪当时没有听进去,反而觉得周大婶是因为“眼红”。

调查:完不成任务要挨打

实际上,迟国君和小雨的交往一直另有所图。

2012年,迟国君带着小雨等多名女子,来到广州从事组织、强迫卖淫活动。2014年东莞扫黄之后,迟国君的组织转移到玉林、梧州等地,活动于酒店、宾馆之间。2016年7月,他们成立御龙会所。迟国君手底下的失足妇女,大多数来自乡下农村,家里经济情况不佳。记者联系上其中一名梁姓失足女,对方拒绝采访,只是简单回应称:“我是被逼的,没办法。”

据警方调查,为达到对小雨等失足妇女的控制,迟国君经常以公开裸照、杀死其父母、炸掉其房屋等方式来威胁、恐吓甚至殴打她们。小雨被殴打致死后,警方调查发现,其他失足妇女均有不同程度的伤情。

一名知情人士介绍,在日常的经营过程中,迟国君会定下任务,“要求每人每天至少接3单生意,完不成就要挨打。电线、皮带、竹竿、棒球棍等,都是他施暴的工具,有时候还用电击。更恶劣的是,会用啤酒瓶插入失足妇女的阴道。通常他还会把打人视频上传到微信群,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恐吓其他人就范。”该知情人士称,失足女被打伤后,都不敢去医院医治,常常是抹点药了事。“有些伤得严重的,就在床上躺几个月熬过去”。

据了解,迟国君会给手底下的失足妇女买手机以联系生意,但会装上特殊软件限制她们对外的联系并跟踪定位。2017年5月23日晚,迟国君就是通过手机定位找到了小雨。

深挖:家族经营浸染多年

迟国君的违法犯罪活动浮出水面后,其背后的犯罪团伙、家族背景也被逐渐揭开:迟国君犯罪集团大多数成员,也是其家庭成员,包括他的舅舅、堂弟、表妹等。

据了解,在这个犯罪集团体系里面,迟国君负责会所日常经营管理;合伙人陈飞负责公关、保障该卖淫场所不被查禁或其他团伙闹事干扰;舅舅林昭明负责带失足女给嫖客挑选和招待嫖客;表妹莫丹妮负责收银、记账,以及通知失足女起钟、催钟、到钟等。

延伸阅读

女子为性交易将男友赶出门 几天后在床下发现尸体

2002年12月31日下午,刘强(文中均为化名)被女友小丽“赶”出门。小丽从事性服务工作,嫖娼男子邹军找上门,要“包夜”。

这是刘强最后一次见到小丽,几天后小丽的尸体在床下被发现,邹军也消失了。

直到2019年,逃亡多年的邹军被抓获,才道出当年真相。原来,邹军与小丽约好“包夜”150元,发生一次性关系后,小丽临时涨价至200元。邹军一气之下将她捂死。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了该案的一审刑事判决书。


△资料图

卖淫女子被害前曾“赶”走男友

邹军今年49岁,出生于湖南省衡阳市祁东县,案发前一直在乌鲁木齐市干建筑装修的工作,没有固定住址。

邹军经人介绍认识了在当地从事性服务工作的卖淫女子小丽,两人约定发生一次性关系50元。

当时,小丽有一个男友刘强。对于小丽从事的工作,刘强也是知情的。刘强称,他曾经见到过邹军,地点正是小丽的家里。

2002年12月28日,刘强在小丽家里,刚好遇到邹军。邹军喝多了酒,要和小丽发生关系,小丽见邹军喝醉了酒,便表示太晚了让邹军走了。“邹军走后,小丽说那个男的和她发生过一次关系,说他人还可以。”

几天后,2002年12月31日,邹军又来找小丽。刘强说,这是他最后一次见到小丽。

“17时不到18时,我和小丽正在床上睡觉,有人敲门,小丽去开门,有个男的进来了,他们坐在沙发上说话,然后小丽对我说:‘我晚上有事,你晚上不能住这了,你回去吧’,然后我就走了。”那个男子便是邹军,从此刘强再也没有联系上小丽。

被临时涨价起杀心

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2002年12月31日晚上21点,邹军吃过晚饭,在工地附近坐公交车到小丽出租屋内嫖娼。

然而,在发生了一次性关系后,邹军与小丽因为嫖资的问题发生了争执。邹军说,“平时我与小丽发生一次性关系支付50元,那天我与小丽事前讲好150元包夜,但发生一次性关系后,小丽却表示包夜要200元。”

当时的邹军囊中羞涩,身上只剩下了100多元。于是邹军便与小丽商量,将身上的钱全都给小丽,可小丽不愿意,两人便争吵了起来。

争吵中,邹军将小丽推倒在床上,用左手腕部勒住小丽颈部,右手将其头面部按压在床面致其无法呼吸。邹军发现小丽死亡后,将尸体藏匿于床下。

2003年1月1日凌晨5时许,邹军清理房间地面后,带走小丽手机一部锁门离开,并于当日下午乘火车潜逃外地。

逃亡十余年,曾靠收破烂为生

2003年1月3日,小丽的姐姐给小丽打电话,发现无法接通,于是便来到了小丽的出租屋。门从外面锁着,小丽姐姐感觉不对劲,叫来房东将门砸开,最后从床下找到了妹妹的尸体,随后报了警。

经鉴定,小丽系扼颈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2003年1月1日下午,邹军乘火车离开乌市。侦查人员前往湖南抓捕邹军未果后将其网上追逃。

2019年9月,侦查人员再次前往湖南省祁东县对邹军进行定点追逃,一村民反映被告人邹军极有可能冒用其亲戚曾某的身份藏身在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并犯有盗窃前科。侦查人员前往广西壮族自治区监狱管理局和广西柳州监狱对名为“曾某”的犯罪人员身份进行核实,发现“曾某”是2002年12月31日涉嫌故意杀害小丽的邹军。

侦查人员经与广西柳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联系,于2019年9月16日在广西柳州市将被告人邹军抓获。

邹军承认,他当年辗转多地后独自去了广西柳州,在广西收了一年多破烂。2004年曾因破坏公共设施被抓,邹军冒用亲戚曾某的名义,被判刑5年,经过减刑于2008年8月出狱。此后,他还因赌博两次被抓。在柳州期间,邹军一直用捡来的身份证租房。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为,邹军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具有坦白情节,当庭表示认罪服法,依法可以从轻处罚。最终犯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邹军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潇湘晨报记者周凌如 实习生吕柔萱

新闻推荐:

男子请按摩女吃夜宵 嫌她工作不自重扇其耳光并强奸

带着一身伤疤的李军(以下均为化名)走进了长沙某按摩店,选择了价值398元的“王者荣耀”SPA服务。这是李军第二次找8号技师小丽,这一次他没有要求特殊服务。

李军借口“只谈心”,成功将小丽约出去吃饭。却在得知小丽的经历后,打了她一个耳光,嫌小丽“不自重”。

凌晨2点的长沙街头,李军取消了滴滴,躲开了监控,强制与小丽发生了性关系。近日,该案的二审裁定书在网上公开。

约按摩女吃宵夜谈心

2018年7月,李军来到长沙市望城区某按摩店消费时,认识了8号服务员小丽,两人互加为微信好友。小丽为李军提供了398元的“王者荣耀”SPA服务,服务内容为给客人全身推油,以及特殊服务。

当时的李军心情非常苦闷。因与女朋友闹分手,李军一人独自在家喝啤酒,后将啤酒瓶砸碎并用啤酒瓶的玻璃碎片将左手手腕割伤。小丽在为李军提供服务时,就发现他身上有多处伤疤。

2018年8月20日晚,李军在家中喝完大约一箱啤酒后,于次日1时许再次来到某按摩店,支付了398元“王者荣耀”SPA服务费用。这一次,李军没有要求小丽提供服务,反而是邀请小丽去附近吃宵夜。

“他就说只要我坐在旁边,听他说他的故事就可以了。”抱着听故事的心态,小丽答应了,没想到接下来发生的事让她胆战心惊。

按照李军的讲述,他经历了创业失败,感情受挫。李军将身上的伤疤一点点展现给小丽看,有的是和母亲吵架后用剪刀剪的,有的是和女友吵架后用刀划的。

李军的极端让小丽感到害怕,她提出要回自己出租房休息。李军坚持送小丽回家,两人一起步行,快到目的地时李军通过手机叫来滴滴车。但李军没有上车,取消了订单。

嫌弃按摩女不自重后发生性关系

滴滴司机离开后,李军拉着小丽坐在地上,两人再次聊起情感问题。

此时李军的状态让小丽感到害怕。“他戴了一副眼镜,一直瞪着我,给我的感觉是很恐怖,咬着牙齿发出‘哼哼’声。”小丽称,李军问她怕不怕,动手撕开了她的衣服,还动手打了她。

“我问了她为什么做这个行业(色情服务)?她说因为老公出轨离婚了,现在她一个人带着孩子,没办法才做这个行业。我觉得她不自重,有点替她惋惜,于是我伸左手打了她的右脸一个耳光。”李军说,他还打了自己几耳光,觉得自己没有理由打小丽。

李军开始摸小丽,生起了和小丽发生性关系的冲动,他拿起点燃的香烟在小丽膝盖中间晃动,迫使小丽不敢反抗。

小丽考虑到附近没有监控可以拍到,后面有多处监控,且离出租屋近方便趁机离开,便骗李军换一个地方。李军信以为真,用手锢着小丽的肩膀,一起来到小丽出租屋附近,躲过一个摄像头,来到一台车辆旁,强行与小丽发生了性关系。

此后,李军要求小丽去开房。为了顺利逃脱,小丽提出要先回家看小孩,李军坚持随同,当两人行至二楼楼梯间时,小丽敲门向二楼住户呼救,李军逃离现场。小丽回到位于三楼的住处后,随即拨打了报警电话。

2018年9月27日,被告人李军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

犯强奸罪获刑3年

望城法院一审认为,被告人李军违背妇女意志,以暴力、胁迫的手段强行与妇女发生性关系,其行为已构成强奸罪。以李军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李军提起上诉,认为现有证据无法认定上诉人采取了扇耳光、言语恐吓、用烟头烫等方式逼迫被害人与其发生性关系,不能证明违背了被害人的意志等,请求宣告其无罪。

长沙中院二审认为,李军在侦查阶段的供述及一审当庭供述均供认其打了被害人耳光,在被害人未同意的情况下摸被害人的胸部,还问被害人怕不怕,该供述与被害人陈述一致,证明其对被害人实施了暴力、胁迫行为。

李军为达到与被害人发生性关系的目的反复纠缠,还实施了暴力、胁迫行为,结合案发当时的情况来看,系凌晨2点左右,路上行人稀少,上诉人的行为足以让被害人产生恐惧心理并达到精神上的强制,使其不敢反抗。案发当晚被害人多次提出回家的要求,证人证言亦称被害人系被上诉人用手箍着推撞着行走,而被害人在与上诉人发生性关系后在出租房二楼用手敲脚踢房门的方式向周边人员求救及在上诉人离开案发现场后第一时间报案,上述情况均能印证被害人与上诉人发生性关系违背了其本人的意志。该案能够形成有效的证据锁链,足以证明上诉人李军与被害人发生了性关系。

产品与服务

推荐内容

淘宝天猫,京东,拼多多,1688,抖音真实礼品代发,全国低至1.4元/单起,真实发货,真实签收,支持批量下单,批量点发货,当天发... 详细内容>